熊猫烧香

他好像一条狗哦。

XXLaraOO:

我们不会说再见

你也知道这样更好

我们不会破碎 不会死去

只是到了做出改变的时候

我们 我们都是对的

我们 我们都需要 恋人的一个托辞

azuki-wanderlust:

大概在05、06年的伦敦北部。几个中学的男孩子在社团里认识,弹弹吉他。就是那种你能想到最单纯的校园乐队,单纯到已经联系好了小场子做演出,却还没有一个队名。情急之下,主脑Jack Steadman路过一家连锁印度餐馆,抬头看到招牌,队名便由此而来。

这个有着富足中产味道的年轻团体,个个家世都有音乐背景,也多少给了他们你能想到的音乐熏陶。Jamie MacColl的祖父和姑妈是格来美级的乡村民谣乐手,Suren de Saram的父亲则是知名的大提琴家,出生在香港的Jack Steadman则成长在父母的品味不俗的一堆唱片里。

早在07年,他们就...

吴苏哲:

这音乐也是平时不怎么爱去常听的一首,也是不适合常听的。上学的时候,总是想逃出校园,要一种自己想要的生活,想独立,想自由,可是当有一天走出校园之后却发现完全不是那个样子,我记得刚毕业那会儿别提多想重回校园了。


可随着时间的流走,便也习惯了。现在听着这个曲调,就觉得时间好远好远。来自卢中强的编曲,叶风的填词,《七月》。

Retyin:

The Shore是美国的一个摇滚乐队,由流行音乐人 Ben Ashley在加州盐湖城组建。The Shore的风格受到The Byrds,The Beatles这类psychedelic风格的影响比较重,另外风格也类似The Beach Boys,Oasis,The Verve这类Britpop风格的乐队。
2002年春天,Ashley跟Rick Parker合作写了几首歌。Parker从当地召集了一些音乐人成立了乐队,包括贝司手Kyle Mullarky,吉他手Cliff Magreta,鼓手John Wilmer,做了一些样本唱片。Scott Austin(Maverick...

Monday:

By S.H.E(Always on my mind, 天使在唱歌,五月天,天灰,热带雨林,安静了,沿海公路的出口,我们怎么了,触电,你不会,说你爱我. )

★冰川融化研究所:

好好好我说说我还没去看漫画的原因,就是我要休息一会儿吧。我可不想每天晚上在被窝里被虐得睁眼到天亮啊……。

我不觉得薰嗣是卖腐,我认为那是真爱啊。或许不局限于任何一种感情,是灵魂上的羁绊才对。二人为一,被神明分离开来的感觉吧,于是再互相寻找。 找到了对吧,可还是又分开了呢。

还会相遇吗,怎么知道呢。

…樱流的歌词太精准啊。   “无法相信再也无法见到你。”

我也买办法相信咕。

-----

像在撕心裂肺地吼叫一样,太令人难过了。整个人都只充斥着悲伤和绝望还有愤怒。

我足够强大我足够强大我足够强大,我认为...

XXLaraOO:

亲爱的 你如此茫然若失

定是经历过这个世界

你说 你不懂我 你也不在乎

她说 你不懂我 你没有背负我所背负的

 


带着你所有的想法去到一个广阔的地方吧

花朵和云和一切

它们看到你 也为你垂泪


她说 我要到没有人认识我的远方去

过崭新的人生

逃离这里 一切让人厌倦的东西

恋恋爱 旅旅行

我想 我只是累了 只是想抛下全部

去找一个起点 不要终点

 ...

XXLaraOO:

黑暗将我的魂啃噬干净

花火四溅 我只想葬身于此

但你 你却要更多


黑暗将我的脑啃噬完尽

焰火之中 我只想葬身于此

因你 你也不会放我生路


你要我燃烧

要我伤痕满载

或许 我就会学乖

西西里的钟:

2013年很火的一支美国独立摇滚乐队--IMAGINE DRAGONS(梦龙)。整首歌听下来有种荡气回肠的感觉。

When  you feel my heat, look into my eyes. It's where my demons hide.


1 / 2

© 熊猫烧香 | Powered by LOFTER